都是卧底

【都是卧底】 晚上九点十九分。在一家大宾馆的三三零八号包房里。工作组组长严步舜约谈津海市纪检委书记蒋家化。 严步舜板着面孔问道:“若干份检举信上,揭发你检举你,韩园国际贸易公司老总焅回禄,曾一次性送给你五百万美金。这是不是事实啊?” 蒋家化笑道:“是事 ...

智斗

刚上班的车间里,一群女人穿着工作服,围成一团,都在听另一个年轻女人说着什么,忽然,整个车间里炸开了锅,笑的不亦乐乎。 这群女工,有的笑得圪蹴下来,有的笑出了眼泪,只有中间讲话的那个女孩,却一点没笑,她不但不笑,还板着个脸,显得特别严肃,她顺便用胳膊捣 ...

街头闹剧

风摇着路旁的大桦树,满树发黄的叶子随风窃窃私语,时而漫悠悠落下几片。一只喜鹊站在树顶的窝边喳喳地烦恼着,似乎谁吵醒了它。马路上南来北往的车辆络绎不绝,树下一三轮司机从临街商部里搬出了一张被磨得光溜溜的木头小方桌,放在大树下,他顺手把一沓扑克牌拍在了 ...

饭局

“铃铃铃……”李凡接起电话,“喂?” “快快快,下楼去吃饭。我和你平叔叔在小区门口等着呢 ...

撕裂

一个女人要有一个屋子,在这个屋子里,她可以不受打扰地做她想做的事。这是弗吉尼亚·伍尔夫写的?《一件自己的房间》提到的。女人的安全感在于物质的满足,张梅在她人生奋斗的第十个年头终于靠自己的能力买到了一套房,虽然只有一室户,但这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 ...

生死时速

人生无非是等车的路上。“您好,列车即将进站……”从昏暗的黑洞里,突然闪出了一道亮黄色的光,两个巨大的车前灯照得眼睛有点刺痛。当门刚开的时候,一个黝黑皮肤的老太搀扶着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老头下来。 “你好点了吗?”老太对着老头说。 老头沉静了一下,头上冒 ...

猪丢了

一天老公邀请他同事两口子来家小聚,饭后两家人拉开了麻将小战场,边打麻将边闲话家常。老公打出一张八万,问:“你们家莎莎什么时候结婚呀?到时候要提前通知,不然我这边腾不出时间去帮忙。”莎莎是他同事的女儿,谈了一个男朋友是在县政府工作的公务员,听说家境还 ...

路遇

1995年的夏天,济南的街道特别热,马路仿佛被太阳晒化了,走上去软绵绵的。黄河已经断流,客车在坑坑洼洼的浮桥上,我的心里却很得意,因为包里有我收上来的三千块货款。眼前浮现出公司领导跟我握手的情景,我不禁笑出声来。 坐4路到七里山下车后,还要走三站路。路上 ...

这不是懦弱

老公开着自家的比亚迪,我坐在副驾位置上,车子在直行车道上正匀速行驶。 一辆停在路边的奥迪玫瑰红,“呼”地一下,突然窜出,不偏不倚,朝我们家车的正前方横向冲来。老公赶紧急速刹车,但由于惯性,车子还是向前滑行了一小段路。 好险!刚好避开,与那要命的奥迪只 ...

想通了

祥和小区新入住了孙二娘、潘金莲两位单身女人。 孙二娘这些年批发粮油为生计,四十出头,整个人看上去干练利落,却带有几分沧桑。再说那潘金莲,和孙二娘年纪相仿,打扮得花枝招展,香气熏人。据说除了打扮就是遛狗,还养了一个加强班的干爹。 三个月后的一个早上。“ ...

小人物中的大人物

1.小人物中的大人物 他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开始发言。这种发言绝对是具有权威性的,没人敢打断。大家无论做什么。这种发言绝对不会中断的。说是会议吧,确实有点简陋。就几个人,组成了支部会议,其中还有几个不是党员的列席人员。村子就这么大,绝对没有镇党委书记那 ...

内馊

人啊!前半生为生活奔波,后半生为烦恼抗衡。这句话不是警句,也不是传世名言或许是哪个自学成才的土作家,在梦醒后大腿蹭小腿后编捏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包括子达县县委书记刘擎旗在内的更多的现实人都在体会着。 “既然混到这个阶层了,再拔高拔高也并非没有可能, ...

风流

轻点一下百度才知道,叫“龙湾”的地名很多。而刘红红且住在小柳市大槐县一个叫“龙湾”的小区,她不一定与小区有关,但小区却和她有关。因为自从那年她被评为“龙湾”小区十五栋楼房一千一百六十六户业主里的楼花、单元花和小区花后,全县城十二万常住人口中,没几个 ...

特别演习

高局长坐在高靠背椅上正在电脑前关心天下大事。忽然,干事刘科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局长,暗访组来了 ...

强盗与一个老实人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叫阿善的老实人,他的朋友中有一个叫强盗的人,是一个整天偷鸡摸狗,打家劫舍的家伙。阿善为了能让这个朋友改恶从善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每年都会把自己转来的辛苦钱分给强盗一份,以保障他的日常生活。强盗虽然没有说过一句感恩的话,但也没有再去做哪些偷 ...

一个艺院女生的叹惋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津河市晚报社记者韩飞飞走进了南河区拘留所。女看守刘丽云常玉梅把一个叫做易淑淑的女子押解到了韩飞飞的面前,韩飞飞开始采访易淑淑,“说说吧,你是怎样堕落到这步田地的?” 易淑淑看了看韩飞飞,未曾开口,眼泪便花花流下来了。 ...

碰撞出来的姻缘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七点多了,天空依旧是雾霾笼罩。不能等了,送快递的姜新旺骑上三轮电动车,就出发了。小伙子骑得特别快,一会便到了红发立交桥下的弯道。蹭的一下子,哐当——他把一个骑两轮电动车送快件的姑娘撞倒了。与此同时,姜新旺的右腿也受了重伤。不用 ...

花季故事

也许,滚滚红尘中,每个人都有过青春年少时的爱情故事,这个名叫小豆子的女孩子,她也一样…… 记得她十八岁那一年,因为家庭的各种原因,她高中毕业以后就一个人外出打工。 然后,在工作的城市,她遇见了二十岁的男孩子,遇见了魏野。 记得,在相遇相识的时候,小豆子 ...

还是被辞退了

经人介绍李有才到某大机关做综合文字工作。朋友得知后打电话祝贺并问他,怎样做好这项工作?他认真地说,做一个好战士。还有的朋友问他,用什么责任对待自已,他仍旧回答道,做一个好战士。 《战士颂》的作者曾经写过这样的话:我激荡在这绵绵不息,滂沱四方的生命洪流 ...

怂到家了的男人

常世梅在老家屯子里开了个小超市,跟种田的爹妈生活的很好。可男朋友赵前进偏偏的要她进城打工,在手机里反反复复的说:“俺想死你了!俺在城里做环卫工,哪个月都挣四千多啊,你干脆把家里的小超市关了,赶紧来吧!俺跟工长说好了,你也来这,跟俺一道扫马路。快来啊 ...

被盗

小孙开车把侯局长送到别墅楼下,见他的提包有些沉重,便提出送他进屋。侯局长还在推辞,小孙已经把包提着先走了,一边走一边想:“早上出门这包还瘪瘪的,回来就变了样,也不知是啥东西?”纳闷中就到了门口,敲门,局长夫人开门,接过提包,有些沉,用力提住,客气了 ...

算命

村子西头来了一算命的,村里人说他算的可灵了。于是,赵大爷决定去算一算,看看近来自己家有没有喜事。 赵大爷快步走到了村子西头,只见那个算命的,年纪不大,光秃着头,项戴佛珠,穿唐三奘一样的衣服,正在给人算着命。 “先生,请给我看看命 ...

拾穗

1拾穗 在很早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世界名画,那张画的名字叫做拾穗。非常清晰地记得,在一片田野上,那些收获的人们在非常人真的复收庄稼。我也曾梦想到田野里复收。哪怕在地里挎着篮子,哪怕是在家人的陪护下去麦田里复收遗失在地里的一些庄稼。我觉得非常有趣的。我 ...

玉观音

明礼的脖子上,挂着一枚浅绿色的玉观音。明礼是个生意人,闲暇时喜欢游历祖国的名山古刹。 一次,明礼随朋友出差,听说本地有一座千年古寺。办完事情,他们便驱车前往那里了。山间,一个嘴角长着黑痣的少年正跪在路边乞讨,身前放着一块白布,上面写着不幸的身世。明礼 ...

暖心

借调在船山英文学校的这两年,我既当班主任,还教四个班的物理,每周相当于三位老师加起来的工作量,没有自己可支配的时间。现在终于放暑假,算起来一共可有二十多天休息。 2019年暑假,我决定去学开车!同学同事都有车了,我家也早就准备购置一台车,只是没有时间学,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