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情缘

一 夜幕降临,夕阳最后一抹余辉湮没在城市霓虹暧昧的光芒中。此时,有那么一群人开始出动,她们那新潮的时装裹着玲珑的胴体,精心修饰过的脸蛋带着娇媚的笑,涌进一处处笙歌飘扬的角落,投进陌生男人的怀中,娇笑、献媚…… 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男人的钞票揣 ...

曝光

“马篇,打官司的钱已经转到你的账户,这是爸妈留下的抚恤金,”马诚在QQ打下这行字。 印尼海啸那年,马诚和马篇随父母度假,结果父母死于海啸一对双胞胎儿子奇迹生还,那年他们十六岁。 马篇选择去美国留学,马诚和双目失明的奶奶在中国相依为命。 为什么马篇需要钱那 ...

一位老人的故事

一 老人是生产队里的“五保户。” 老人在不太老之前,是有过侄子的。但那侄子娶了媳妇之后,就不认他了。 那侄子对他说:“我大(当地方言:父亲)活着的时候告诉我,你是我的爸爸(当地方言:叔叔)。可是,你姓苏,我姓庞,这说明你就不是我的亲爸爸;再说了,你是湖 ...

灰麻雀

一 文落高中没毕业就去了城里的姑姑家,找工作四处碰壁,更别说好的工作了,她一脸愁容,姑姑也陪着她唉声叹气。山区贫穷落后,如果父母有钱她可以复读,穷得生疼的家,每一口呼吸都是咸菜疙瘩味。文落不愿再回到那里,等她的是没拆洗的被单被套,父亲永远洗不净的臭脚 ...

人生如戏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光阴流逝,指尖微凉,经历了命运的起承转合后,我最终又回到原点。不知是天意如此,还是人生难测…… 一、浪漫初恋 “姐妹们,你们快走吧,我会想你们的……” 陈娜与宿舍同学告别后,安然地踏上了校车。 刚坐好后,就听见负责老师在点名。 他们这 ...

八颗鸡蛋

李明的农运车被运管所扣留,他想起他的初中同学晋才在运管所上班。 晋才与他同班时,家境穷困,作为班长的他,偷去母亲为生病的姥姥攒下的八颗鸡蛋,用盒子装好,然后叠了99颗星星,代表友情永久,捐给了晋才。回头让母亲发现鸡蛋被他偷走,吃了不少训面。那时,晋才握 ...

与星月同行

勇知所以认识星月是因为一篇文章。 那是勇人生中最痛苦,最黑暗的日子,每天吊着的点滴,药水一点一滴的滴落下来,然后缓缓地注入他的身体里,这个过程很久,也很漫长。这样枯燥无味的过程,在勇的眼里不是在救治,而是在折磨他。勇看着药水一滴一滴的落下,就好像是他 ...

和风细雨杏花开

春天了,院里杏树上的杏花正陆续地绽放开来,好像一个个初来乍到的婴儿,东瞅瞅,西瞧瞧,好奇地看着这神秘莫测的世界,一朵朵小巧玲珑,楚楚动人。 女孩走到树下,呆呆地望着树上的杏花,一双手忽然蒙住了女孩的眼睛——是男孩来了。 男孩和女孩是青梅竹马,自小学, ...

讨薪

上篇 七点多的准噶尔盆地东沿的天边,通常都会飘一抹酥红的祥云。清风扑面瑞气东来,阳刚最享受的就是施工现场这片刻的闲适与安静。刚吃过早饭的工人,带几分慵懒似乎仍然沉浸在昨夜的梦里,排着长队站在工地大门口的门卫室窗口刷签到卡:“已签到、谢谢,已签到、谢谢 ...

祖坟冒青烟

人们对由坏变好总习惯说:他家祖坟冒青烟了。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人见到祖坟冒青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外地迁来一批移民。有家,一个年高寿德的老婆婆也跟随儿孙离开祖藉搬迁过来,十几年后婆婆迈入九十八岁高龄仙逝。临终时,正遇三伏高温天,交待儿孙:我有一心愿 ...

那份爱,遗落在深秋

一、美丽的邂逅 相爱不是生活的全部,爱过了却不能长相守是我们的无奈!因为时间或距离改变了你,改变了我。生活是实际的,我希望能完整的拥有最真的爱!哪怕是已经失落的爱情!爱就爱了! 一一作者题 我来武汉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不多。每天一个人好无聊!特别是到了周 ...

夏日里的邂逅

一 蒙喜欢游泳,所以当同学打电话邀约前往海湾游泳时,蒙想都没想就满口应承了。 蒙匆匆喝了一大杯水,把泳衣往背包一塞,就骑上摩托车赶往约定的地点。 夏天的海边,热闹非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各式各样的人,应有尽有。蒙微微一笑,换上泳裤,和同学欣喜若狂 ...

于结巴其人

于结巴原名于高兴,因说话结巴,人送外号“于结巴”。 时常有人开玩笑问其结巴缘由,于结巴满脸哀怨,磕磕巴巴地骂起村里的杨老三,说是杨老三坏了他的好事。因为爹死得早,一个姐姐早已出嫁,瞎眼的娘管不了他,十多岁时于结巴就拜杨老三门下成了杨老三的得意“门生” ...

老叶悲歌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这一片墓地占地约有二分,四面青松翠柏,苍劲挺拔,蔚然成荫。坟墓为泥土筑就,上面竟然奇迹般的长着几株无名的小草,几朵洁白如玉的小花,迎风摆动,似含笑招手。 墓前,树着高约五尺的黑色墓碑,正中间魏碑鎏金大字赫然醒目:叶昕 ...

偏方密笈

有位和尚给当今人开出了一个健康密笈。 这和尚孤居在山高林密的清泉寺。这流水潺潺,鸟语花香。寺庙左边的-泓清泉更是清澈见底,甘甜润喉,到了三伏盛夏泉水冰凉刺骨,若是三九严寒此泉整日热气腾腾,象是有人用柴火在泉水底下烤一样,山下许多村民砍山路过不任寒暑都 ...

都是卧底

【都是卧底】 晚上九点十九分。在一家大宾馆的三三零八号包房里。工作组组长严步舜约谈津海市纪检委书记蒋家化。 严步舜板着面孔问道:“若干份检举信上,揭发你检举你,韩园国际贸易公司老总焅回禄,曾一次性送给你五百万美金。这是不是事实啊?” 蒋家化笑道:“是事 ...

智斗

刚上班的车间里,一群女人穿着工作服,围成一团,都在听另一个年轻女人说着什么,忽然,整个车间里炸开了锅,笑的不亦乐乎。 这群女工,有的笑得圪蹴下来,有的笑出了眼泪,只有中间讲话的那个女孩,却一点没笑,她不但不笑,还板着个脸,显得特别严肃,她顺便用胳膊捣 ...

苟芳琴的那点狗事

中原省中原市杨树县柳树乡的东北角,有个喵庄。 喵庄的庄户大都姓喵。喵庄里的苟姓人家,只有一家,那就是苟芳琴的娘家了。苟芳琴,十九岁那年嫁给了庄上的喵庆奎,靠种地生活,日子过得蛮不错的。二十一岁那年的秋天,苟芳琴为喵庆奎家生下了一个白胖白胖的大胖小子, ...

“逗”争

黄昏慢慢地降临了,冬日的傍晚有些寒气逼人。 从咸阳机场开出的大巴疾驶在高速公路上,他坐在靠窗的位置,疲倦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前方。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十几年前的事情,那是一个冬日的傍晚,他出外办事回来,这时候已经过了下班的点,他把车停在单位的办公楼下 ...

砍柴的奇遇

这是上辈人口口相传的一个故事,真假无从考察!全当饭后谈资。 很早很早以前,有个孩子非常的老实,老实到别人欺负他了都不懂得还理。好象别人欺负他都是理所当然似的。常气得父母总骂他是个“软蛋,怂包”。 有次他拿着半截红薯站在屋檐下边啃边看外面的麻雀打架,邻 ...

王老汉之死

王老汉是一名山区的农民,年近六旬,将终生奉献给了心爱的绿森林。当年政策开放了,老王承包了后山一块五亩左右无人敢要的不毛荒山,经过多年含辛茹苦,象照顾孩子一样的辛勤耕作,他使那一带郁郁葱葱,每当他看到风吹叶动,满目苍翠时,他那的纵横沟壑脸上,就会露出 ...

一只红蜻蜓

你当时只有四岁,拖着长长的鼻涕,光着屁股蛋儿,脸上沾满了污泥,你的姐姐们叫你“丑丑”。又因为你是四个姐姐生后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的父亲叫你“亲爹”。但这个名字只有你父子俩独处时才这样叫你。你的母亲和姐姐们都叫你幺弟。你就这样满世界跑啊跑 ...

第二杆枪

一 火红的夕阳落了西山头,黑气拢上来,二舅怀民被抓到了马跑泉镇上的局子里,连带着的还有那把他玩了十二年的大长枪,明晃晃的。警笛呜啦啦的响了一路,河庄人全探出了脑袋,“抓着谁了?”“怀民呗 ...

穿婚纱的女孩

午夜的郊外,朦胧的月色映照在几颗老歪脖树上。一阵风吹过,刮得野草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远处不时传来几声夜猫子的叫声,甚是骇人。就在这荒凉而恐怖的乱葬岗里却孤零零的站着一个柔弱女子。没有人知道她来这里做什么,看她紧咬着嘴唇,双手用力扯着衣角就能看出她极力 ...

山坡的梨花开了

一 谷幽兰背着沉重的行囊,沿着一条小溪走向大山深处。沿途的崖壁紧紧包裹着凹进去的这条溪流,只留出很窄的一条缝隙,给崖壁下各种生物的存在,留有一线希望。偶尔,静谧的沟底,从崖壁上传来几声乌鸦“哇哇”叫声,那叫声钻入五脏六腑,使得谷幽灵毛骨悚然,心惊胆战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