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的外婆

外婆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世间我又少了一位至亲之人。外婆是一个和蔼慈祥的老太太,她身形微胖、个子不高,走起路来慢慢悠悠,动作显得不太灵活。在我的印象里,她似乎永远是一副面带微笑、和蔼可亲的模样,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发脾气,也从来没有见过她 ...

父亲的糖果

我家居住的小镇不大,很早以前,镇上一个年轻人写剧本的时候就用过一句夸张的话: 一跤跌倒,两头出来 ,只是夸张得有点格列佛到了小人国的味道了。小镇的主街就是一条街,沿着澧水蜿蜒,乡亲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总是那么些人,谁家的事情别人都有一本清 ...

父亲的老玉米

霜降过后,天空格外高而蓝, 云很淡,空气湿漉漉的。驼背的老父亲,踏着山间落满黄叶的小路,去巡视自己村后种的五亩多老玉米。他的脚底下,发出 沙沙 落叶有节奏的声响,在空旷的山林里回荡。父亲来到老玉米地边,用粗燥的手,时而亲切抚摸这棵老玉米, ...

写给父亲的思念

五年,有多长。有五个春夏秋冬,有五个叶落水流,开心快乐过,愁苦绝望过,唯一不变的,是这五年,我再难见父亲一面,他去往另一个世界,和我母亲、大姐在一起,偶尔也到我梦里来,不喜,不悲,不说话。我不是细心人,没有好好珍藏父亲用过的物品,碗筷、衣 ...

半块月饼

每逢中秋,总是忘不了啃一口月饼,然后细细品尝,慢慢回味这个古老的点心带给我的其中滋味儿,那味觉的未稍神经总能产生一丝久远的思念 这种思念带着青红丝传导的甜蜜穿越时空,走近36年前的我与这块月饼结下的思念之痛!那年我6岁,孩子的天性使然,从 ...

我给父母写封信

爸爸妈妈,我想对你们说:谢谢!感谢你们给了我宝贵的生命,让我来到了这美丽世界;感谢你们给了我健康的体魄,让我享受了这五彩生活;感谢你们给了我执着的精神,让我勇敢地面对挑战。爸爸妈妈,我想对你们说:你们辛苦了!给了我温暖的抚触,你们的手却变粗 ...

牵挂的乐章

6月高考临近,高三的女儿一模、二模的演练,紧张地充满着火药味。 女儿投入到高考的冲刺中,人消瘦了,脸庞失去了红晕,心理的压力膨胀。 我无能为力,只有当好后勤,做好可口的饭菜,把家布置得舒适温馨,但我的心啊!随着女儿的一模就开始倍受揪心的煎熬。 今天女儿 ...

母亲的那些俗语

母亲对俗语的运用妥帖、娴熟,随手拈来,又恰到好处。近些年,每每回首往事,那些俗语总是不时地跳出来,在大脑屏幕上闪现,似在提醒我的关注。细细地品味,慢慢地咀嚼,竟然品出了不寻常的味道。那里包含着经验的积累和智慧的沉淀,生活的哲理和命运的感叹 ...

妈,请你别为我担忧

今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说做了个噩梦,然后被惊醒了。晚上,我妈给我发短信,问我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从梦境感觉我很不好。我告诉她就一个梦而已,不用担心啦,我妈回我说怎能不担心,儿行千里母担忧。看到她回过来的短信,我差点就掉眼泪了。我真的 ...

老屋,炊烟,旧时光

小时候我是跟随外婆在乡下长大的,因此童年的记忆里满是那个偏远的小村庄的剪影。掐指算来,外婆已经离开我五个年头了,岁月萧条,记忆却丰满,尤其那些与外婆一起拥有的快乐时光,一直在心底葱茏着,光鲜着,并未因季节的轮转而颓败,萎靡。上世纪七十年代 ...

时光时光慢些吧

他笑我力气太小我却心底难受,我只做了多轻的一部分,而他承担了多重的绝大部分。我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闻到他身上混杂着汗水、尘土和汽油的味道,大夏天的着实不好闻,却是令我心安的味道,父亲的味道,他肯定是知道我快下车了就直接赶过来接我的。 爸, ...

母亲的哲学

中午,一位作家打电话约我下午5时到他下榻的宾馆见面,并告诉了房号。我将房号写在写字台供留言用的纸上。上班时忘了带,临到宾馆,怎么也想不起来,无奈,只好打电话到家里问。接电话的是母亲,家里只有她一人。我要她将写字台上写的房号告诉我。她说她不 ...

拨打出思念

古人总习惯把思念寄托给月亮,仿佛月亮能把光掷到每个角落,能把思念捎给每位相隔千里的人。但我知道月亮终究是月亮,它不懂人的心思,更充当不了人的信差。因此,当颇为思念时,我只会轻轻按下电话键,耐心等待那串熟悉的声音。丹桂飘香,我与友人漫步于校 ...

父亲,我是你的骄傲吗?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 每次听筷子兄弟的这首《父亲》,心里总会思绪翻涌,情不自禁的泪水盈眶。父亲又打电话来了,轻声呼唤我的乳名,依旧问那几个问了无数遍的问题:在上班吗?吃饭了吗?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最近工作顺利吗?最后往往是以冗 ...

摇摆的爱

土砖房里很空敞,秋千自顾地摇摆着,安安静静的,但我相信曾经有那么一段时光,笑声已填满整个房子,愉快幸福的。儿时曾与父亲一起到外曾祖父家,途经三舅爷家,便在他家停留了一会。那时三舅母与姑姑们好像是去拜年去了,反正不在家。而由于年纪太小且顽皮 ...

悼念岳母

岳母从去年夏天开始,因骨折、脑干神经梗阻一直住院治疗,病情时好时坏,几次病危。对于岳母的离世,亲人们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噩耗这一刻,我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悲疼,潸然泪下 ...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春天又到了,花儿烂漫,我正徜徉于南国美丽的花丛中。偶然抬头,一见那棵大树上片片的绿叶,嘴角微微上扬,想起了你。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八年前的那个秋天,我正要迈入小学的大门,母亲便带着我去爬美丽的高山。在山脚下,母亲一次次地嘱咐我, 沿途风光 ...

爸叔父见你来了

叔父走了!一如他的父亲我的爷爷,也一如我的父亲他的哥哥,来不及告别,说走就走,匆匆忙忙,也许是遗传密码没变,也许是宿命,他们都不曾吃过磨床饭,走得干净利索,利索得有些儒雅,脸上没有半丝痛苦,仿佛进入了永恒的梦乡,仿佛真的是往生极乐。凌晨四 ...

父亲的夜路

我常常在梦中看到父亲走一条夜路,我也常常在父亲的身后呐喊,看不清父亲走夜路时的表情。父亲走夜路是为了去推矿渣,因为全家人的性命都靠矿渣养着,父亲出门时总会把自己改装过的茶壶灌满浓茶,如果不是看见父亲往里面装茶,我肯定认不出那会是个茶壶,因 ...

哑巴老爹

我旧时住的平房边上的邻居家,有座小院,二层楼的小平房,哑巴老爹就住在那儿。哑巴老爹跟我并无太多的交集,就连 哑巴老爹 也是我暗自为他所取,他跟我更多的交流是,我站在楼顶房间的窗户口,窗户打开一道小缝,听着那道小缝窃取来的声音,窥探着老爹时 ...

看望父母

夜很静很静。半夜醒来,我的眼里尚还湿润。不知何事入梦,不知梦见何人,竟使我觉醒,并难再复眠。季节已是深冬,城市的体温尚可可触摸。西伯利亚冷风被挡在窗外,跳跃着,渐渐在疲累后,消停下来。我的脑海依次闪过年迈的父母、乡村的夜空、月色下的麦场、 ...

元宵节

元宵节 作者|枫林秋水 正月十五闹元宵、赏花灯源于西汉。前些天翻看《容斋随笔》时,看到过这么一句话:上元张灯,《太平御览》所载《史记。乐书》曰:汗家祀太一,以昏时祀到明。意思就是说:汗朝祭祀东皇太阳神,从黄昏直到次日天亮。现在的人正月十五夜游观灯,就是 ...

因为有了您

您用最温暖的身体孕育,我因此有幸拥有了宝贵的生命。您以为是您拥有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是我拥有了您。从我来到人间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是幸福的,因为有了您。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孩子,只要您不依着我的心意,我就会大吵大闹,甚至假 ...

父亲的脊梁

我是在父亲背上长大的。小时候,没有交通工具,我好跟脚,自己走又嫌累,每次都是父亲背着。我趴在父亲背上,搂着父亲的脖子;父亲反搭双手托着我的两腿,沉稳地向前迈着步子,脚踏地面发出很有节奏的响声:哒,哒 父亲背着我走一会儿,就两手托着我的屁股 ...

侍候母亲

元旦佳节之日,天气晴暖,正是迎接母亲回家的好日子。母亲于2004年春因患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而搬出老屋,跟随我们姊妹5个轮流生活。屈指算来,已有12年之久。母亲性格算是开朗的,说说笑笑,也能吃能喝。我们上班工作之时,自己与电视共乐。母亲经常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