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的一天

27这一天的一天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9。8.19 这一天,不入尘魂化,不入朽木粪墙。 这一天。一天的祭奠是苦茶的泪水化开,氤氲天地人间取血入化丹霞。这一天,不为今天的惆怅,只取儒理学的明天剔曲扶正的天道。这一天,一天的事,沉哀一天的一天,浓缩的天光与时间 ...

一场误会

清晨,原野到处一片寂静。 一只蚂蚁,钻出洞穴,准备到外面去寻找食物。只见他顺着河沟堤岸边,仔仔细细的寻觅,还是一无所获。 食物没找着,他倒是有了一种新的发现。 堤岸旁飘来一种幽香,那香味直扑入他的鼻羽,使他感觉清爽、奇异。 他向堤岸的一边高兴地爬过去, ...

点一支红烛,等君来

想一想,我们已错过三世了。 点一支红烛,等君来;散一片烟火,寻伊人。第一世,我们是否有这样的词对。 错过那一天,错过那一眼。放不过自己,蹉跎了永远。注定到不了你的岸边。霜雪凝成最初的缠绵。第二世,我们是否有这样的想念。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第三世, ...

一树挂果,遍野飘香

小时候去姥姥家,母亲把我吃剩的杏核,抛到院子里,竟然长出一棵树苗。姥姥精心照管,松土施肥浇水,功夫不负有心人,树苗长势旺盛,枝叶繁茂,高兴得我一次又一次的问姥姥:“啥时候能吃到果子啊?”姥姥把我揽在怀里,笑着抚摸我的小脑袋:“小馋猫!哪有这么快?杏 ...

一篱繁花,两颗素心

晨起,去河堤路上锻炼。 本来约好和闺蜜一起去的,可是中间出了点变故,我便成了“独行侠”。 我甩开双臂,昂首阔步向前。刚走了一里路的样子,忽然,眼眸被路旁菜园子里的两个跃动的影子给吸引住了。于是,我紧步走近,定睛一看,原来是两个老人,他们正躬身在地里刨 ...

闲话书事

儿子上学念书,追求的是“读书破万卷”,尤其是几本主课的书,一学期下来,书皮要替他几次重新包过。翻开书,那缺角破损之页不知凡几,常慨叹其“如此用功”。素日里最怕儿子进书房打扰我书柜中那些为数不多的书,却又不便阻拦。只好站立一旁,千叮万嘱,“莫要脏手翻 ...

燃情人生

人生没有假如,因为它只是一条单行线,无论结局如何,我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那个点去重新开始,去重新构筑。 一段人生,就像从去年的夏天走到今年的夏天,一个轮回之间,也只不过是在春夏秋冬的交替中堆积了些风霜雨雪的故事。 但这个夏季,我的思想在无奈的温床里莫名 ...

难忘的1999

1、 1999年,是我人生转折的重要一年。 1999年春节,我回故乡看望爷爷。回去的时候,爷爷坐在炕上,眼睛看着我,表情木讷,没有以往看见我时的欢欣鼓舞,也没有大笑着说:“我麦娃子回来了 ...

远去的杨树林

我家堂屋的西南角靠着两根长长的杨木椽,它们待在那里的时日已经很久很久了。我清晰地记得,它们被搁在那里之后,就再也没换过地方,木椽上沾满了厚厚的一层灰,椽身裂开许多长长短短的缝隙。每每看到那两根杨木椽,我都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它们来自于村南边公路旁的 ...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对中国古典诗词偏爱有加,但对其词句的合辙押韵一直存着敬畏之心,究其原因,是现在写这方面文章的人越来越少了,也包括我,这让我的内心感到纠结,特别是今天,浮躁的社会,思想文化观念的新旧冲撞,读诗词的人会感到落寞。当王振凤老先生双手颤抖着将整理得很四致的 ...

开在星星上的花

“妈妈,星星上会开放出花朵吗?” “当然会啊,你看,这颗是栀子星,那颗是茉莉星,每颗星子都喜欢着不同的花朵。“ “那为什么闻不到花香呢?” “因为你们距离得很远 ...

哭黄陵

不知从什么时侯开始,我对墓地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有一种特别的恋慕,我想这绝不是因为活够了,而是对生命的好奇。一个生命尘埃落定之后,我想倾听生命的声音。平凡的人是一堆土,伟大的人是一座陵,无论是遇“土”还是逢“陵”,我都要静下来倾听,一座陵有历史记载, ...

我爱杨树眼

我对杨树眼情有独钟。 一 小时候,每逢走进杨树林,就觉得走进了眼睛的海洋。 一只只眼睛,两道弯弓似的眼眶,圆圆的黑眼珠。大小不同,形态各异,从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杨树干上,安安静静,俯视着我。便感觉那些眼睛是人格化的,具有丰富多样的情感。 有些,便是母亲 ...

行走山崖间

分不清楚的现实与梦境 我在悬崖间行走,幽深的山谷,望不到底。 崖壁的缝隙间,仅可容下我的双脚和身体,稍稍一动,就会跌落深渊。 风魔鬼般呼号而来,几乎要把我推向悬崖深处。我的脚和腿开始不停地颤抖,越颤抖就越接近崖边,一只脚有一半悬在了半空,身体使劲向山体 ...

夏日漫思

故乡的夏日是如此多姿多彩,故乡蝉声又是那么动听悦耳。 那一声声蝉鸣就在耳边就在心头,一切随意而自然,就仿佛高天流云一般坦荡而惬意。 其实,夏天若是没有了蝉声那该多么没有意思啊 ...

下雪的冬天这么美

冬天,天天都是艳阳高照,那种温暖如春的感觉,彻底颠覆了你对冬的理解。久违了凛冽的西北风,久违了随风狂舞的精灵,感觉这个冬天就不叫冬天。失去雨露的滋润,大地一片龟裂,越冬的麦苗失去了往昔的生机,黯然神伤。冬天下雪本来是最寻常不过的自然现象,但是现在却 ...

深夜里的沉思

夜幕完全降下来了,铺天盖地地笼罩了整个世界。我走向阳台,独自凝视着对面陷入黑暗中的寂静的房子。这幢高高矗立的房子,经过一天新生活的洗礼,此时也像在它里面居住的房客一样,沉睡在寂寞与安详之中。这样宁静的夜晚,这样黑暗的夜色,在我的生命中曾经不止一次地 ...

你是我的天

你是我的天 ----献给我的爱人 那是1998年的春天,当满山的桃花开得正艳的时候,你就像一朵朵桃花一样,来到我的眼前,就像那醉人的花香一样飘进我的心田。那一年,我认识了你;那一年,我们相爱了;那一年,我们一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从此,你伴随我,走过一个个春夏 ...

不该产生的怀疑

1961年,我在地处大巴山区的平昌工作,县城小得可怜,只有沿巴河岸上的一条小小的独街,房屋低矮,商铺稀少,商品奇缺。很多同志都利用出差开会的机会,在外面购买需要的物品。 当时我已在这里工作四个年头,由于处在三年困难时期,工资一直没涨,每月只有32元,除了吃 ...

今夜风好凉

墨染指尖忧,落花满地伤 踏着风雨的泥泞,撑开时间的纸油伞,来到了又一年的中秋夜晚。 独坐皎洁的月下,披着轻柔的月沙,任清风吹乱丝发,双手轻托腮,痴痴望天涯。 魂牵梦绕,想念如花愿明月捎去轻轻的问候,节日安好!不觉秋到夜渐长,西风瑟瑟重凄凉,一场秋风,一 ...

友谊,是尘世间的一抹香

昨日,闺蜜说要来我在的城市培训,欣喜。 想见的人,就是一团温暖,你时时想着要去靠近。那感觉,像极了从窗外不经意间飘进来的一缕花香,又沁心又入肺。人与人,如果气息一致,就容易建立磁场,再远,也会彼此相吸。 你看,牡丹盛开是五月,荷花是六月,而梅要在凌厉 ...

口哨声声

这些天心情有点坏,胸口中总像堵塞着一团破旧棉絮,叫人难以舒一口气。昨夜闷热得难以入睡,胡乱翻了些零乱我多年的床头床尾书,直至凌晨四、五点才迷迷糊糊睡着了。可一大早就让住处附近一个工地的人声、机器声、各种撞击声搅醒,睡眼朦胧中,心底不由生起一丝怒意。 ...

妈妈,请您原谅我

注:我不是什么诗人,更不是什么作家。我只想把这种生离死别的心痛释怀。可是多少次提笔,我都觉得是对妈妈分分秒秒痛苦的回放,至今妈妈二字一直是我不能触碰的心伤,至今还有一种无法原谅的负罪感,我之所以坚持着哭泣着写下来,也许是为了让在天堂的妈妈原谅我,不再 ...

向一条河流倾诉

水从阿尔泰山一千条沟里冲出来,额尔齐斯河才成了真正意义的河,以前是溪流,是水沟。原来喧哗吵闹的河水,流到了有平原和人类的地方,突然间就变了,平淡淡、悄哒哒,眉清目秀的像悄悄走动的小姑娘。 虽然水流丰沛,河床暴涨,河流却极安静,夏节是河流恋爱的温柔期。 ...

听戏

小时候我是爱听戏的。 那时候爱听戏,缘于每个夜晚老三爷讲的每一个才子佳人的故事。但是老家那个小村子很小,唱不起戏,所以,每逢邻村古会时,总会跟着大人走好几里路去看戏。戏台下,找个稍高点的有利地势,仰着脖子,看台上演员咿咿呀呀地唱,很是痴迷。而其实那时 ...

Top